阿莲

很容易得到满足

 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的,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王耀垂着眼睛,很遗憾伊万从他脸上读不出任何表情。“中/方一直都奉行不结/盟政/策,尽管是在两/国关系友好的时候。”他又抬起头看着伊万,不温不火的语调让伊万抓狂。“很奇怪你或者你的上司会在此时和我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不,王耀,这不是结/盟!”
        伊万生气了,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恼火。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我的意思,而且他清楚的很,他是故意的。他对桌旁那些胡言乱语的混蛋是这样,对我也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 王耀没有用力推开伊万,因为钳在他双肩的双手也没有用力,他必须承认伊万学聪明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个人么,王耀。你有心么?你为什么要带着你那副该死的表情活那么长时间?”
        他盯着伊万的眼睛,如果伊万的瞳孔没有因为盛怒而缩小的话,也许会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愕。
        答案很简单,他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人,伊万也不是。至于他为什么要活这么长时间的确值得考虑。没人比他更清楚历史,但他无法改变现在,国/家的兴衰在政客手里,他只能对一切袖手旁观。他当然不能死去,他为他的子民而活,可是他的子民在受到伤害时他能做的只有扼腕叹息。历史书上没有他的名字,搬动时代轨迹的永远不会是他。他的存在,或者说是王耀的存在,到底有什么意义呢。
        傻瓜,王耀在心中喃喃着。难道你不明白么,国/家是不能有心的。
        可是恰恰相反,王耀吻上了伊万的唇,他踮起脚尖,双手挂住伊万的脖子。王耀能感受到伊万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而不知所措,他的面颊灼热,激动地用力回应着王耀。走廊空无一人,即使是穿过窗子的阳光也偷窥不到在角落里亲吻的两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他是华/夏,是他深爱着的子民的信仰。
        他是华夏,此时名为中/国。但他仍有个永远不变的名字,他还是王耀。
        许久,他们的唇才分开,之间还连着一条晶莹的银丝,是伊万把它弄断。伊万弯下身来,王耀凑向他的耳畔,用喉咙发出略微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轻声说到: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爱你,伊万。以我王耀的名义。”